柏月

随便写写,小学生文笔,只在lof发文
微博:柏月霡霂
不喜欢ky强雷mycz望谅解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3】

OOC HE R18
外甥小叶子×小舅靖佩瑶
远房弟弟灵超鹅×远房哥哥木子洋

灵超等了许久也不见左叶,又看了看电脑时间,已经十点多了,想着一会左叶回来也差不多该休息了,就默默挂了语音,打了几个字解释就下了线。抱着手机开始思考刚才两个人的对话。他和左叶这个朋友做的是真巧,都喜欢上了自己的监护人,对是监护人,不是爸爸妈妈也不是什么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是毫无关系的亲人。或许左叶和他舅舅还有一些血缘关系。灵超和木子洋是完全没有关系,真要算下来,八辈子挨不到。

灵超出生母亲就因为难产去世了,父亲因为得知讯息赶来医院,出车祸也去世了。灵超出生的同时,也就失去了双亲。只留下一笔丰厚的财产。本来是乡下爷爷奶奶照顾他,直到他六岁该上学了,为了他好,就只能让人带他去城市生活。那些人都是看着他的财产去的,没有人真心对他好,照顾一段时间后嫌累了就把他转手给别人,就这样兜兜转转,到了木子洋家。彼时木子洋还是服装学院的学生,因为父母在国外定居,小孩就落在了他的手里。小孩长的好看,小小一只却又板着脸,说不出来的可爱,木子洋见了就就喜欢的紧,直接把小孩留下了,后来逐渐知道点小孩的事,就更疼爱,变着法的对小孩好,逗他开心,这才让17岁的灵超成为了性格好长相优除了学习差点什么都好的校草。

其实也没有这么轻松,灵超经历的太多,轻易不相信别人,木子洋想发火,又觉得不是小孩的错,憋屈的很。直到有一次带着小孩去超市,看小孩一直看着糖恋恋不舍的样子,木子洋有了主意。灵超盯着的糖他全买了一个遍,反正他也不缺这点钱。这个方法管用的很,木子洋收集到了稀有卡牌,小甜豆的笑容。但后来这个方法也不行了,灵超吃糖过分,甚至有的时候连饭都不吃了。木子洋鬼点子多得很,他暂时先不去管,只是盯着灵超刷牙。等小孩七岁多点的时候,小牙都是黑的了,哭哭啼啼的害怕的时候木子洋这才教训小孩

“小皮孩,让你吃这么多糖,看,牙仙来惩罚你了”

小孩哪知道这都是唬人的话,小金豆子噼里啪啦掉的更凶了,木子洋哄了哄小孩,可该打的小巴掌还是得打

“不哭不哭吼,牙仙昨晚告诉我了,如果灵超要是不想再变成小黑牙呢,就要乖乖吃饭乖乖听话,糖要适量吃,这样她会帮你换掉所有的小牙牙,好不好”

灵超抹抹眼泪,抽泣着答应

“我...嗝....我一定听话”

其实木子洋也不是胡来,若是当时灵超再大一些,他也不敢随随便便用这个方法,毕竟小孩的牙比较重要,但正好赶在换牙期,那就怪不得他利用方便了是吧,木子洋为自己的机智默默点了个赞。但是在日后被灵超按着啃的时候,他为自己当年骗小孩的行径感到了愧疚,也有点后悔当时为什么把这小狼狗的牙管理的这么锋利,咬人留印子的

“我不用吃糖,洋哥嘴唇这么甜,还吃什么糖,该得糖尿病了”

——
太刺激了,刺激的我直接双更
叶瑶女孩挺直了腰板要为叶瑶添瓦搬砖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2】

OOC HE R18
外甥小叶子×小舅靖佩瑶
远房弟弟灵超鹅×远房哥哥木子洋

靖佩瑶因为左叶的事情工作没做完,进了家门告诉左叶饿了订外卖以后就急匆匆冲进书房接着工作。左叶张了张嘴也没问出

“舅舅你想吃什么”

这句话,就随便点了点吃的回房间写作业。左叶聪明又听话,靖佩瑶很少管他的功课,该什么时候学,该什么时候玩,左叶自己都有把握有分寸。所以靖佩瑶一直对自己侄子喜爱有加,谁又能想到这是当初那个连童装模特都不愿意接触的“厌童症”晚期患者。因为今天少了几节课,左叶也连带着少了很多作业。他把手里的复习资料又看了一遍然后收拾好书包打开了电脑。他登陆游戏果然看见了熟悉的名字邀请他组队。是他少数要好的朋友,灵超。

“小叶子,你今儿怎么样,老班给你处分了没”

“没,口头批评教育而已”

左叶一边“wasd”来的利落,一边艰难听着那边嘈杂的声音中灵超的几句零零散散的话

“你今天又和洋哥去哪个场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灵超摘了耳机听了听周围的动静

“好吧,声是有点大,我和洋哥在他师弟的婚礼现场,说是婚礼,也就是请请朋友热闹热闹,你也知道他们干什么,无非就是混乱par,洋哥就在别墅里找了个有电脑的屋让我待着,是乱点”

灵超看着屏幕上自己又死掉的人物角色暗暗骂了一句脏话,又回过来问左叶

“不说我了,我听说你舅舅今天来了,怎么样,按我说的装乖装惨博同情了吗,有没有进展?”

灵超有些激动,鼠标一滑,人物又从半空中掉了下来摔死了。左叶看着打本五分钟死亡三回合的灵超停顿语塞了半分钟

“没有,我舅不是你洋哥,我也不是你,效果不同”

灵超鼠标赶紧补上一颗补血丹溜到一旁

“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让你舅明白你的心意啊?”

“你还说我,有本事你把你洋哥拿下啊,你俩有兄弟之名又无兄弟之实,差了八辈子的亲戚。我和我舅不一样,只怕是我说了,连侄子都没得做了”

左叶捡了副本刷出的材料,整理了包裹退出场景。正好从耳机内游戏音乐和语音对面的嘈杂中找到一丝空隙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不和你说了,外卖到了,我去叫我舅吃饭”

左叶拿了外卖,把自己的一份拿到屋子里,将另一份放到了靖佩瑶的门口,他知道靖佩瑶工作的时候不好打扰他。可又怕吃的凉了,或者他出门的时候把饭踩了,左叶还是拿起手机给靖佩瑶发了个微信

“小心饭,在门口,记得吃”

晚安两个字出现在屏幕,又被删了去,算了,左叶叹口气,边吃饭看视频边和灵超随便侃两句,直到从门外发出了什么东西碰撒的声音,左叶才起身出门,正好看见把汤碰撒的靖佩瑶。左叶拿了纸巾和抹布,走过去默默收拾

“我不是发微信了吗”

“手机没电了,没看见”

靖佩瑶不知为什么,在自己侄子面前总有一种莫名的心虚感。看着忙里忙外的左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又麻烦你了,我来吧”

“你来就可以直接叫装修队了”

靖佩瑶想了想自己除了画画以外的动手能力,还是妥协了。左叶收拾完了,这才抬起脸看靖佩瑶

“工作都结束了?”

“没,还差一点,不着急了,明天去工作室弄,明天走的早,要我送你吗”

左叶摇了摇头

“我和灵超走,不用了”

左叶回了话便向自己房间走去,轻轻关上了门,只留靖佩瑶一个人独留原地不知道应该怎么动作。盯着那扇门把手挂着请勿打扰的门许久。终究只是抱着外卖进了书房。

——
啊啊啊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你们知不知道昨天弟弟在机场要姓名来着
给!崽崽你要多少个姓名妈妈都给你!为你专门写叶瑶,具体信息我发链接在评论区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叶瑶第一人我骄傲我自豪

破镜重圆【22】

OOC HE
花花公子总裁A秦×大提琴家少爷O沐
ABO带球跑 先虐后甜

在众人的照顾下,韩沐伯恢复的很快,宝宝也在育婴箱内健康成长了起来。宝宝很聪明,也不是说一月走路三月说话。她知道别人对她的好与坏。小眼睛滴溜溜转的机灵。像是上次卜凡抱她时稍稍用了点力气,之后小公主就不愿再让他抱,搞得卜凡还委屈巴巴的趴在岳明辉身上诉苦。又像是上次郑锐彬帮着朱正廷给她打针,之后说什么也不让郑锐彬碰她了。几个omega看着一个个受挫的alpha都笑的不可开交。可能是小公主天生就是妈妈的小棉袄。念琴在韩沐伯怀里不仅不哭不闹,还老是露出漂亮的小笑眼和小酒窝。有的时候韩沐伯露出疲惫的神色,小公主还会伸出自己肉肉的小手,轻轻摸摸韩沐伯的脸。连岳明辉都有些羡慕地说

“要是灵超有念琴一半乖就好了”

韩沐伯拍了拍刚吃饱睡着的韩念琴,对岳明辉笑了笑

“灵超多乖啊,老岳你别老说孩子”

“也就你这个干妈宠着他,他都快无法无天了那小皮猴儿,欠嗖嗖儿的,他还想来看念琴,我看念琴和你还没好就没带他来,怕影响你们修养,等你出院我带着他去看你们”

韩沐伯点了点头,看着一半蹲在床边试探着戳着小公主面颊的“大女儿”忍不住笑弯了眸

“又霖准备什么时候和彬彬要孩子啊?”

jeffrey和郑锐彬对视一眼又各自飞开视线乱撇,双颊都是绯红的。

“那个,那个,还早啦妈咪,不着急”

大家正笑着,小公主也缓缓转醒,张开圆溜溜的大眼睛,四处张望,见大家都在笑,也露出粉红色的小牙龈。小公主长的很漂亮,随了秦奋的好皮肤和大眼睛,又随了韩沐伯的薄红唇和小尖脸,还在两人之外长了两个小酒窝,格外的甜。长的像极了把两人叠在一起。秦柒璇看着自己漂亮的小侄女也不知是应该乐还是应该愁。岳萧荨叹了口气,只能是开导秦柒璇,万事皆有果

“万事皆有果,苦果是你哥自己种下的,就应该他自己尝”

秦柒璇也明白,点点头也不再说话。很快就到了韩沐伯能出院的日子。在这些日子里,朱正廷也和大家成为了朋友,还约定回头一起玩。只是他似乎有些心事没有和他们说。韩沐伯看着眼睛不离周彦辰的朱正廷,心里有了盘算。上了车之后韩沐伯装作无意的问起周彦辰

“小花啊,我回家这段时间你有没有谈恋爱啊”

“没...没有,沐伯哥你问这个干什么”

“啊,没事,就问问而已,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周彦辰思索了片刻

“有,他比我大两年级,拉大提琴的,虽然结过一次婚还带着个孩子但我毫不介意,我就想能陪着他,一直”

韩沐伯想了想,也想不到自己同年级有这么一个人,也不去过多思考,便劝慰周彦辰,又同时为朱正廷可惜

“喜欢就去追嘛,他要是顾虑太多你就多陪陪他,总会打动他的”

周彦辰闷声回答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看着副驾驶上的韩沐伯,我喜欢的是你啊。驾驶座上的岳明辉也只是摇了摇头。感情的事情上他不便多掺和,韩沐伯若是能领悟是自然最好,领悟不来,也只能说是缘分未到。岳明辉看着韩沐伯,愈发觉得可惜。自己发小哪都好,怎么情路如此坎坷。

“到家啦!”

岳明辉和周彦辰帮着把行李都放在家里,好让韩沐伯抱着睡着的小公主。周彦辰更是帮忙主动收拾起来。岳明辉见状也是给周彦辰一个机会,跟韩沐伯道了别说去接灵超放学就走了。韩沐伯坐在沙发上看着小花干活,于心不忍想去帮忙,却又被挡回来

“沐伯哥你坐那儿,我来就行!”

“小花真是麻烦你了,谢谢你啊!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因为...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学长!(因为我爱你。)”

——
滴滴,情敌卡,答案就是小花,但是之后小花还是会和仙子在一起,先卖个关子!
小公主已经出生了,接下来整理整理公司子线就回国
期不期待!
半夜打字然后小区还停电。就很热,有错不要太在意呜呜呜

破镜重圆【21】

OOC HE
花花公子总裁A秦×大提琴家少爷O沐
ABO带球跑 先虐后甜

韩沐伯安安稳稳养了八个月胎,本来没有任何问题,但就在一个没什么特别的晴天,韩沐伯在岳明辉和jeffrey的陪伴下在林荫道散步都时候,被滑着滑板飞过的少年给碰摔了。本来稳定的胎儿受到外界打扰,在妈妈肚子里闹了起来。岳明辉马上打电话call了120,又叫小弟去追那两个小男孩,笑话,他岳明辉是什么人,怎么也得让这两个小孩的家长下下血本才算。这才回到韩沐伯身边

“沐伯,你怎么样,啊?疼?你再忍忍,忍忍啊!”

岳明辉在一边的马路上来回踱步,等待救护车,突然又想起信息素胶囊能暂时稳定胎儿,又回去叫jeffrey。

“jeffrey,你那儿还有信息素胶囊吗!快给老韩吃了,能保住宝宝”

Jeffrey听了立马从外套内兜掏出了药盒,给韩沐伯塞了进去,又看了看韩沐伯身下,没有大出血,可韩沐伯依旧抱着肚子喊疼。jeffrey没有孩子不知道,可岳明辉知道,这不是要流产,这是要早产。幸好就在这时,救护车响着警报呼啸而来,岳明辉看着医生将韩沐伯抬上车,让jeffrey跟着车走,自己这才去通知其他人。等大家到医院时,韩沐伯还在急救室,岳明辉在卜凡怀里喋喋不休的紧张叨唠,卜凡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是一边等着医生,一边哄着岳明辉,其他情侣也一样。郑锐彬和岳萧荨也紧张的很,但相对于更脆弱的omega,他们显然需要展露出alpha的义务。郑锐彬抱着陪同前来的jeffrey,岳萧荨给秦柒璇不停的擦着眼泪。周彦辰也在一旁不停地踱步。终于急救室的灯暗了下来,医生是个亚裔面孔,张嘴是一口流利的中文。

“谁是病人家属?”

岳明辉赶紧走上前两步

“我是我是!”

“病人母女平安,他的alpha呢?”

“他...没有alpha,我这个朋友情况比较特殊”

“唉,也是够可怜的。那我跟你说吧,孩子不足月,斤两轻了点,得在育婴箱待一阵,omega母体也有些受损,调养一阵就好了,多照顾着点,多给熬些营养的东西。我叫朱正廷,是他的主治医生。要是有需要帮忙或者找护工随时办公室找我就行了。一会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了,你们可以待会去看他。”

岳明辉谢过医生便去办住院手续,剩下的人也都松了一大口气

岳明辉还没回来,宝宝已经转进育婴箱了,几个大高个就趴在那张小玻璃上看还是皱巴巴的小宝宝,也是很滑稽,但是每个人脸上都充斥着笑意。朱正廷在一边看着也笑了,他也不是没见过一家大小都激动到流眼泪,只是他们真的很有爱,这样真的很好。这让朱正廷想起小时在孤儿院,每当来了新的弟弟妹妹,他们也会这样扒在小床边看。想到这朱正廷拿出脖子上的吊坠

“小花,我什么时候能和你再见呢?”

众人看过宝宝就先都回了家,岳明辉带着岳萧荨和秦柒璇给韩沐伯去熬鸡汤,jeffrey没回去,陪着韩沐伯在医院,但是让郑锐彬回去拿了换洗衣服。韩沐伯也醒了,看着大家为他忙来忙去又想要谢谢这个麻烦那个,岳明辉及时制止了他

“老韩,不许说话,把鸡汤喝了,不用你谢谢,我们不缺这点儿钱这点儿时间,但你是我们朋友,你闺女儿是我们干女儿,你出事儿了我干女儿怎么办。喝汤,再说谢谢我就把你,把你...”

岳明辉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说出来把他怎么样

“诶呀,喝汤喝汤!快点儿好啊我可告儿你老韩,你那个公司早就该你自己接手了。”

韩沐伯暖暖的笑了笑

“嗯,好”

窗外傍晚的夕阳正好,暖融融的照进病房,拉长了每个人的影子,或坐或站,却是金灿灿的幸福。

——
嘻嘻嘻没想到吧,突然更新
接下来我终于能反虐大田了嘻嘻嘻开心
女儿和妈妈会带着情敌回国虐爸比
情敌已经出现了,但之后会给他安排别的cp
会HE的,每对都会HE的!

哎呀不是!抑制贴这种东西破产吧!

墨瑶车!!!几句话卜洋,灵岳,叶蔡。注意避雷
大概就是沙雕开车。配合小黑兔表情包食用更加。
应该会有其他三对cp的番外车。其实认为哪辆是番外都一样  @Dionysus 姑娘的520点文车,终于完事!耶!

检票上和谐号🌚🌚🌚🚄🚄
滴——
详情见评论

https://shimo.im/docs/VCrA4hCckv4QWr3x

父慈子孝,兄友弟恭【1】

兄友弟恭,父慈子孝
主叶瑶,副灵洋
OOC HE R18
外甥小叶子×小舅靖佩瑶
远房弟弟灵超鹅×远房哥哥木子洋

当靖佩瑶赶到学校的时侯,左叶已经在年级组坐了两节课的时间。当左叶看到出现在年级组办公室门口的靖佩瑶时,下意识的捂住了受伤的左脸撇过头去,眼神漫无目的的乱瞟。靖佩瑶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向不远处正起身的左叶班主任。

左叶跟着靖佩瑶走出校门,手依旧捂住受伤肿起的半边脸,另一只手拎着单肩背着的书包肩带,一直保持着离靖佩瑶有几步远,却又不跟紧。靖佩瑶也不慢下脚步,依旧向前走着。因为老师突然给打电话着急进校麻烦了门卫,冲门卫抱歉的点了点头径直出了校门,上车等着左叶。左叶也慢悠悠晃出了校门。门卫和左叶显然是熟识的模样,笑着和平时乖巧还会和他每天打招呼的男孩搭话

“小叶这是怎么了,还跟人打架了?男孩子小打小闹正常,赶紧跟着你爸回家吧”

左叶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吞了半句话,只回了一句

“嗯,叔叔明天见”

其实左叶很少能坐上靖佩瑶的车,左叶小学就在离小区不远处,一年级之后就一直是自己走着上学,初中高中远了些但总归还是在本区,也就一个人坐公交地铁上下学。每天在靖佩瑶起床前便出了门,到是让靖佩瑶看着桌上的早餐与字条,挠头思考到底谁是舅舅,是谁照顾谁。坐上了靖佩瑶的车倒是有些不习惯。左叶坐在副驾驶只是看着窗外,也不吭声。靖佩瑶伸手将他的安全带系好,也不说话,发动车子就往家走。还是小孩心里憋不住话。左叶先开了口

“舅舅,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比如...比如我为什么打架”

靖佩瑶也不转头,看着红灯一变,踩下油门冲十字路口西头一转

“你不想说,我问你你也不会跟我说,那你都自己提起了,我问问,你为什么和人打架”

靖佩瑶也不生气,只是轻声细语的和左叶讲话。也不急,就等着左叶回话

“他们说我有娘生没娘养,又说...又说你是恶心的同性恋”

靖佩瑶知道原话肯定比这难以入耳,又想起班主任对他说的那几句话

“左叶这孩子听话学习又好,就是不爱和同学多交流,我也听说您家里情况,为了孩子好,您不然给孩子找个舅妈,有个女孩细心点也能对你们两个人都照顾好点”

靖佩瑶也不知道除了叹气还能再做些什么

“小叶,我要不要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要是你就此以后有了社交障碍,你要我怎么向你妈妈我姐姐交代”

左叶摇了摇头,又攥紧了右手的拳头,最后还是缓缓松开。他不想告诉靖佩瑶,他不是因为前半句而打架,而是因为后半句。左叶喜欢靖佩瑶,喜欢他的小舅,所以他才会如此反应之大。虽然靖佩瑶确实喜欢男生,但左叶知道靖佩瑶对自己好只是因为受父母所托并且有血缘关系,也因为如此,他不会在选择伴侣这方面考虑自己一分。靖佩瑶也谈过几个男朋友,多数见他带着左叶又不愿送走就退却了,少数能接受左叶的,靖佩瑶又怕他们之后对左叶不好,于是自己拒绝了。就这样,靖佩瑶虽然是个圈内出名的designer,身边却从没有小演员和嫩模,甚至连半分胭脂气都不带回家。靖佩瑶说的话在左叶耳朵只是一过,左叶便回了话

“不用,我没事儿,我也不会再打架给你添麻烦了,今天耽误你工作了,抱歉”

靖佩瑶还想再说什么,但左叶的意思疏远而显然。还是孩子小时候可爱啊,靖佩瑶默默想着,长大了真是个别扭性子。想了想小时候笑的甜甜的奶声奶气喊着舅舅的小叶子,再看看现在身边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出半头,又拧又和自己疏远的男子汉,靖佩瑶只能思考自己的教育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
我开了新文嘻嘻嘻,小叶子实在是太攻了呜呜呜,姆妈好想看他日哥哥啊,所以就动了手,在未成年违法边缘试探
大概是32岁著名品牌设计师瑶,26岁大模前辈洋
17岁高中同班同学灵叶,都是年下
年下真是美妙啊!两对都有车,慎
第一章没有灵洋,先不打tag
靖佩瑶:我把你当我最爱的侄子你居然想上我?
木子洋:我的糖养出一小白眼狼嘿我个暴脾气
左叶:你把我当侄子可我只想把你当老婆
灵超:糖可没有你甜我的哥哥

存个梗

1 徒弟秦大田×老师傅韩

斗破苍穹与人渣反派攻略混合的韩老师傅,被困在纳戒几十年的沈清秋人形吐槽机,装13的炼药大佬药尘,糅杂在一起,变成摩羯闷骚韩老师傅。家族天赋最优大田获得家族赛第一得到纳戒,发现韩老师傅,不仅答应帮忙炼体,还得寸进尺获得一个愿望。从此走向扮猪吃老虎的哭包洛冰河体质。但是吧,你要是想欺负他老师,不好意思分分钟烧了你诶嘻嘻嘻

2爸爸今天要出嫁原作pa

精英的结过婚的情商为负智商为180+的韩老师,因为和妻子离婚独自照顾小叶子而苦恼,从没独自带过鹅子的韩老师家务一窍不通对小孩子也一窍不通,幸好还有个护犊子体质。秦大田作为最年轻最有为的销售部部长,在跑业务的时候多次遇见商场闹笑话的韩老师,并多次出手相助,结果被误会成人贩子???直到小叶子和咸鱼墨出现在一个幼儿园才化解误会。后来两人经过更多事情在确定关系前一刻结果靖佩鹅横插一脚,最后也是被占有欲超强的韩老师处理掉,两人最终一家三口幸福生活

ps:我强推这个韩漫原作,那个叔受完全符合我择偶标准,超级可爱又帅

你们最近疯了吗。咋一个两个在我私信土情撩我
我不更新你们怨念是有多大🙄🙄🙄催更不成就来撩我,是说撩动我了没准就就更新了是吗。不存在的

警告

dbq谁再和我私信mycz我tm一个爆锤OK?
fine
真当大家都喜欢变态人设吗。对不起我真不喜欢并且我很讨厌,谁再和我说我就一点都不留情面挂人了。有什么毛病,不把小爱豆往好好的人里看,真当变态是好词吗???
神经病。我的心情没有任何除了脏话以外的话可以说。还是别黏着我沐艹热度了。流量怎么上去的心里没点数吗。捧一踩一真的好吗

破镜重圆【20】

OOC HE
花花公子总裁A秦×大提琴家少爷O沐
ABO带球跑 先虐后甜

岳明辉在韩沐伯怀孕后就成了这一波omega的主心骨,帮忙安排轮流照顾韩沐伯的名单,帮忙安排车每月去产检,甚至连每月送信息素胶囊的时间都安排好了,大家也都轮着来,毕竟作为大哥哥,韩沐伯平时也照顾了他们很多,这时帮帮他也是无可厚非的。除了开始三个月韩沐伯的妊娠反应比较严重,之后的小宝都很乖巧,也不闹也不动,产检的时候却也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太过于乖巧而已。韩沐伯对此很欣慰,虽然不知道自己的alpha是谁,可是要感谢他给了自己一个这样乖巧的宝贝。

秦奋自从结束发布会后就开始借酒消愁,只是借酒消愁愁更愁,不管他喝了多少麻痹自己,最后终是要清醒过来,还要伴随宿醉的头痛。自从发布会结束后秦子墨也开始和哥哥又恢复了走动,但却没搬回来,毕竟靖佩瑶也有了身孕,不好再折腾。秦奋没黑没白的喝酒买醉,终是要把自己拖垮的。秦奋醒来后入眼的便是医院灿白的墙壁,他揉了揉自己发胀的太阳穴,转头又看见一旁倒水的秦子墨。秦子墨把水递给秦奋

“哥,喝点水”

秦奋确实有些口干舌燥,接过水杯一饮而尽,然后看着秦子墨

“你把我送到医院的?”

“嗯,哥,有些话我知道不好听,但我还是得说给你听。当时是你死活不相信伯哥,偏要喜欢那个女人,现在伯哥伤透了心走了,你又拿这种幼稚的行为来试图麻痹自己,你从小就是我的榜样,可在爱情方面,我做的比你好太多了。你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借酒消愁,而是应该把公司发展起来,毕竟里面有一多半都是韩家的企业,不是吗?”

秦子墨看着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秦奋也只好作罢,这种事情旁人管不得,只能等他自己想通透

“哥,你好好思考吧,佩瑶现在怀着孕正需要我陪着的时候,我先走了”

秦子墨提起孩子的事情,秦奋不由得更加自责,没有alpha的omega是无法安稳养胎的,即使是有信息素胶囊,也会缺乏安全感

“沐伯,我错了,我好想你,你可不可以回来。”

秦奋在医院待到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从医院出来后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更加冷漠无情,公司上下的员工一边惊叹于秦奋冷酷的帅气,一边也暗暗思索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和蔼可亲的总裁变的如此冷漠。而只有秦奋自己知道,这是在借用冷漠的工作来麻痹自己忘记那些过往。失眠的日子里他便循环听韩沐伯录好的曲子,很催眠,但醒来的时候,眼角总是挂着泪的。

韩沐伯已经六个月的身孕了,在大家的关心下宝宝很健康,只是不怎么显怀,医生说是个人体质的问题,加上是个女孩,并且可能父母出生时可能就份量较轻,所以孩子也不会太显怀。韩沐伯轻轻抚摸着自己孕育的小生命,笑的温柔,Jeffery也小心翼翼的上手摸了摸

“妈咪,有想好给妹妹起什么名字吗”

“有,叫韩念琴,失去了母亲给我的琴,但是有了我自己的宝贝,我希望把母亲对我的爱也转移到她身上。”

听起来好像是这么一回事,但一旁的秦柒璇知道,哪怕是失了忆的韩沐伯,他的心里也依旧有着那么一个秦,秦奋的秦,他可以不知道秦奋是谁,他可以有身体下意识的防御机制,但一个人的心,是永远不会说谎的

恋琴念琴,恋秦念秦

——
dbq各位我好久没更新了👀👀👀我的锅我的锅,最近实在太忙了而且我在磕各种邪教,dbq我错了
今天更新一下子,算是出道信息放出的小狂欢,然后我又要去悄咪咪的搞头号玩家双刀组了。哦年下小狼狗真好磕。等到叶子成年了我一定要写叶瑶,OKfine
各位看的开心,这章字数极少,一句话墨瑶,fine
AWKEN出道快乐,唤醒女孩绝不认输,从此我们的团粉名称就叫alarm clock很👌